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章

    陆语嫣看了一眼孟婴宁手边那包。

    Fendi的小怪兽链条包,上面的怪兽脸正对着她,那耀武扬威的劲儿跟它主子一模一样。

    巴掌大点儿的一个,连个长钱包都塞不进去。

    还,包包好重的。

    陆语嫣在娱乐圈里混了几年,婊成什么样的女的没见过,妖艳的绿茶的小白花的称兄道弟的比比皆是,唯独没见过这样的。

    就当着你的面,婊的虚伪又做作,为的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就是故意的,你看见了吗?你个手下败将。

    这是一朵什么绝世大白莲。

    陆语嫣快气吐了,偏偏还不能说话,她也不想让陈妄知道她来这儿找孟婴宁。

    孟婴宁做了两手准备,她人趴在茶几上,手机离得极近,以防止陈妄万一说出了什么不符合剧本设定的话,她好第一时间把电话挂了。

    结果陈妄沉默了。

    而且沉默了挺长时间。

    孟婴宁忐忑地抠了下手指,精神十二万分高度集中警惕。

    “你——”陈妄缓慢开口。

    孟婴宁眼疾手快,瞬间捞起电话,关掉免提,手机凑到耳边,听见了他接下来的四个字,声音有点儿哑:“什么毛病?”

    孟婴宁:“……”

    她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眉毛都快气飞了的陆语嫣,继续道:“什么?楼下保安不让你上来呀。”

    她声线本来就绵软的,这会儿故意这么一压,嗲得不行。

    陈妄语气危险:“孟婴宁,你是不是嗑药了?”

    孟婴宁偷偷翻了个白眼。

    她没听见似的,拎起包包,流畅又自然地对着电话说:“那你等我一下噢,我马上下去了,没事你不用上来了,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孟婴宁演到兴起,还给自己加了段儿戏,独白地丝毫不觉尴尬,委屈又坚强地说:“你别担心我啊,我行的,我自己没事的。”

    陈妄:“……”

    陆语嫣:“……”

    陆语嫣实在受不了了,也顾不得在陈妄面前保持不保持形象了,忍无可忍高声道:“行了赶紧挂了吧!坐个电梯还坐不了,你是残废了吗?!”

    孟婴宁满足她的心愿,终于把电话挂了。

    临出会议室前,小姑娘还礼貌地跟她道了个别,甚至还期待了一下下次能有机会和她合作。

    还合个屁作合作。

    陆语嫣气得心脏疼。

    -

    孟婴宁一从写字楼里出来就看见了路边的陈妄,他人坐在车里没下来,车窗降着,手臂搭在窗框,看着她背着她那屁大点儿的包小步朝他跑过来。

    陆语嫣的声音出来那会儿,陈妄也大概回过味儿来了,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陈妄觉得女人可真是有意思。

    孟婴宁颠颠地跑过去,拉开后座车门爬上车,小包往旁边一甩,安静地正襟危坐。

    陈妄顺着后视镜睨着她:“演完了?”

    孟婴宁乖巧地点点头:“完了。”

    “我好用么。”他懒懒问。

    “好用,”孟婴宁点点头,叹道,“效果拔群,立竿见影,应该会回购的。”

    她扒着驾驶座椅背靠过去,笑着叫了他一声:“陈妄。”

    陈妄发动了车,转过头来:“嗯?”

    孟婴宁下巴搁在椅背上,从下往上看着他:“今天谢谢你啊。”

    小姑娘杏子眼乌黑,笑起来眼角一弯,梨涡浅浅,像盛了碗糖水在里头,看着又软又乖。

    陈妄视线在她脸上定了五秒,移开,伴随着发动机声一脚油门踩出去,轻嗤:“傻子。”

    孟婴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