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第(2/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算起来孟婴宁自从搬了家也有几年没回来过这边了,车子驶进宜宾大道停在胡同口,孟婴宁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象,有些怀念。

    红砖砌的老墙,墙面爬山虎生命里旺盛,生长轨迹狂野又魔幻,角落脱落的霉斑藏进野草堆,旁边立着辆生了锈的老式三角自行车。

    石板路正中央,一只胖得流油的橘猫嚣张地穿街而行,迈着猫步走到墙边,旁边阴影里趴着一只吐着舌头被热得奄奄一息的土狗。

    一切好像都没变过似的。

    那家小笼包的店还开着,四五平米大的一个小平房,里面四张桌,门口褪了色的牌匾上五个歪七扭八的楷体手写字——福记小笼包。

    孟婴宁尤记得,曾经少女时代的自己第一次来这家店的时候,还嫌弃过它店名起得村。

    不过在今天见识到了有缘千里来相会小卖部以后,孟婴宁突然觉得福记小笼包这个店名真是好听极了,平淡中透出一丝令人幸福的味道。

    果然人,还是得多见见世面。

    孟婴宁步子不易察觉的加快了不少,把陈妄甩在后头,率先进了店里。

    等陈妄人进来,她已经对着墙上小黑板熟练点单了:“一屉蟹黄的,一屉小龙虾的,两屉干肠的,再要一份生滚猪肝粥——”

    她扭头:“你要什么粥?”

    陈妄在她对面坐下:“一样的吧。”

    “两碗生滚猪肝粥!”孟婴宁指尖轻轻敲了下桌角。

    这会儿下午四点多,不到饭点,店里就他们一桌,包子和粥来的都很快。

    孟婴宁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饿过,喝了半碗生滚猪肝粥,吃掉了大半屉干肠小笼包的时候,才察觉了哪里不太对劲。

    好像少个人呢?

    孟婴宁嘴里咬着包子抬眼,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声音含糊:“里吕盆友惹?”

    ……?

    说的什么玩意儿。

    陈妄往椅子里靠了靠:“好好说话。”

    孟婴宁把小笼包嚼吧嚼吧吞了,又喝了口水,抬眼:“你女朋友呢?”

    陈妄答得挺狂的:“哪一个?”

    孟婴宁笑眯眯地看着他:“就是你特地去影视城门口接的那一个,大明星。”

    这事儿还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陈妄被叫着过去的时候,只说了让他接个人,也没说是谁,陈妄当然就去了。

    结果到那儿才知道是陆语嫣,他自己是觉得也无所谓,来都来了,给送回去就完事儿了。车上她几次三番话说得露骨又明显,既能逼逼事儿还多,陈妄话都懒得回。

    但倒是也没想过故意把她给扔在那。

    他就是真的很单纯的,忘了有她这个人存在了。

    孟婴宁当时正说着话呢,眼看就要炸毛了,忽然眼睛一闭,二话不说晃晃悠悠一个猛子就往他怀里扎,陈妄都没反应过来,以为这丫头片子要展开第二波攻势了呢。

    直到陆语嫣一个电话打过来,陈妄才想起来。

    啊。

    还他妈有这么个人。

    给你妈的忘了。

    这话陈妄懒得跟孟婴宁解释,也没必要,他重新捏起筷子夹了个小龙虾包子,在醋里滚了一圈儿,漫不经心道:“不认识,拼车的。”

    “……”

    您这他妈敷衍的还真的是十分的不明显啊。

    孟婴宁悄悄地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搭理他,垂头捏起筷子,把猪肝粥里的葱花夹吧夹吧全挑出去了。

    挑完葱花,又挑青菜。

    刚夹了根小青菜叶出来,正准备丢到空盘子里,筷子尖儿被另一双筷子稳稳夹住,一动都动不了。

    孟婴宁晃了晃筷子。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