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章

    孟婴宁醒过来的时候人在车里。

    身下是柔软舒适的车座,还有温度适宜的空调,耳边是汽车高速行驶的声音。

    以及男人一句冰冷低沉充满了不耐烦和心不在焉带着明显暴躁情绪的脏话——

    “关他妈老子屁事。”

    孟婴宁:“……”

    咋还骂人呢。

    孟婴宁睁开眼,入眼是深灰色的车棚顶。

    她撑着座椅直起身来,侧头往前看过去。陈妄刚好挂了电话,手机随手扔在了副驾驶,注意到后头的动静,转过头来。

    小姑娘横躺在后面,手臂支撑起上半身,歪着脑袋看着他,脸色唇色都泛着病态的苍白,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巴了下,睫毛又长又密地扑扇。

    陈妄一顿,表情淡下来,空出手来抽了瓶水拧开递过去:“好点儿了?”

    孟婴宁这次接过来了,慢吞吞地,很小声道了句谢。

    她其实比较想躺回去装死。

    实在太丢人了,本来想装个逼耍个流氓吧,还没装明白,装到一半,啪叽,人倒地上了。

    孟婴宁抬手摸了摸鼻子,捏捏鼻尖,又揉了揉脸。

    没什么痛感。

    看来是没摔成个狗啃屎?

    她自己身体上的小毛病自己挺清楚的,她本来就有点儿低血糖,又特别怕热,盛夏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地狱级难度副本,再加上这次在大太阳底下暴晒了太久,还始终没吃东西。

    这会儿缓过来了大半,还是觉得头晕和恶心。

    她低垂着眼睫无精打采地喝水。

    陈妄从后视镜瞥了她一眼:“还行么。”

    孟婴宁点点头,小声说了句什么。

    陈妄身子往后靠了靠:“嗯?”

    小姑娘捧着塑料水瓶子抬起头来,又别开眼,看起来有点儿不好意思;“我饿了……”

    “……”

    陈妄唇角略勾起一瞬:“想吃什么。”

    “都可以,”孟婴宁想了想说,“想吃点汤汤水水的,胃不舒服。”

    “晒了会儿太阳就这样,”陈妄视线从后视镜移开,淡声,“娇气。”

    孟婴宁不怎么太服气,辩解道:“我是因为中午没吃饭,我平时身体挺好的,还定期去健身房呢。”

    “健身房有个屁用。”

    “健身房里好多帅哥,身材都可好了。”

    “就那奶油充的肌肉。”

    “你能打十个,”孟婴宁接话道,她人靠着车门坐,两只爪子举起来毫无诚意地拍了两下,甜甜地说,“你最棒了。”

    看起来十分虚伪。

    “……”

    陈妄沉默了几秒,“啧”了一声,没再说话。

    车内一时间安静下来,孟婴宁先是翻出手机来跟李欢汇报了一下工作结果顺便下午请了个假,聊完以后头靠车窗玻璃闭上眼,努力压住胃里那股不断翻涌的恶心和眩晕感。

    身体正难受着,她这会儿也没了再躲着他或者和他对波出拳的精力,甚至连尴尬和觉得丢脸的闲心都没有了。

    反正也不能更丢人了,孟婴宁破罐子破摔干脆自暴自弃了。

    这一战,是她败了。

    真正的勇士不能贪图一时的胜利,最好的做法是养精蓄锐争取下次再战。

    也因为如此,她跟陈妄刚刚大概是进行了他们相识多年至今,从各个方面来讲都最心平气和的、和谐友好的一段对话。

    -

    身体不适的娇气孟小姐要求颇高,要吃汤汤水水的,陈妄离开帝都多年,说起汤汤水水又暖胃的东西,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以前大院旁边儿的一家破旧小笼包店的生滚粥。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